莫南北

风筝飞不出叹息桥

【叶橙】暗恋的事

满足自己愿望的流水账




午休铃响,苏沐橙提着保温盒去了高三教室。
“沐橙又来给你哥哥送饭呐?”
那人正靠在墙边,看见她手里的保温盒,笑着问道。
“是呀,我哥在哪里?”沐橙回赠招牌微笑。
“被老陶叫走了。昨天抢boss熬了通宵结果作业一点没写,老陶可是气疯了,在这都能听见他吼。”那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这么一说,沐橙都能想象出来陶轩愤怒的呐喊和苏沐秋满不在乎的敷衍。她不由得笑了笑,但总归是自己哥哥,这样好像不太厚道,她又狠狠把已经翘起的嘴角压了下去。
叶修也没揭穿她,右手很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饭盒,左手还插在口袋里,耸了耸肩当作道别:“看老陶这架势估计这中午他是回不来了,午饭就我帮他代劳了。走咯。”
沐橙站在原地,目送他潇洒的一转身,走回班里,她也转过了身,放任笑容在脸上完全绽放,甚至连碰见站在办公室门口怒吼的陶轩和满脸敷衍站在一旁的苏沐秋时都没有收敛。满面春风的少女拂过苏沐秋的身边,他不由得无视了正嘶吼着再被抓住去网吧就让他退学的陶轩,纳闷地想
“沐橙你这是怎么了?”
楚云秀正在吃米粉,一抬头就看见好友笑的春心荡漾。她马上扔下了筷子,一副嗅到了JQ的表情问道。
“没有啦,就是刚给我哥送完饭。秀秀你慢慢吃,我先去复习了。”苏沐橙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担心被八卦女王瞧出端倪,使出作业遁。
楚云秀一个“我了解的”的眼神,沐橙马上低下了头,装作没有看到,卷子翻得哗哗响,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放过被狠狠蹂躏了一遍的卷子,看向窗外。对面就是高三教学楼,哥哥和那人的教室位置她早已烂熟于心,数出二楼第三个窗户,窗边隐约有个背影,懒洋洋的靠着窗户。她便一直盯着那个背影,直到他走开,她才有些沮丧的收回目光。她一直期盼能有一次浪漫的心有灵犀对视,可惜又是失望。不过今天的成果已经很可观了,刚刚那人接过饭盒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衬衫下他戴了上周他生日时她送的手表。那块表花了她小半年的积蓄,前后挑了快半个月才终于选定的款式。只是送出后从未见他戴过,她一直在担心会不会他根本不喜欢这块她精挑细选的表。还好,今天在他手腕上看到这块表的那一刻她简直欣喜若狂,拼命忍住才没在他的面前露出端倪。只是出门后到底还是忍不住,在楚云秀的面前露了馅。
微风吹起了教室的窗帘,和煦的春光洒在少女微卷的长发上。少女闭着眼轻翘嘴角,心中满满的全是那个人的身影。
放学后苏沐橙一如既往言笑晏晏的站在校门口,和路过的每个相熟的同学都问候几句,等着哥哥一起回家。只是今天不知为何,连做值日的同学都走出了校门,哥哥还是没有出现。赤红的天空渐渐开始染上墨色,一个瘦高推着自行车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校门前。
那人直接走到她面前,唤道:“沐橙?”
“叶修哥?”
待看清了来人,她忽然有些慌张,马上挺直了身子,掩饰地用了一个问句。
刚刚腿有些酸,就随意地倚在围墙上,上身软塌下来,他会不会觉得我没有站相?
叶修不知道此刻少女的心中的风起云涌,问道:“等你哥?”
“嗯。叶修前辈有看到他吗?”又是一个问句。
还好天色已暗,不然他一定会发现她的脸已经像烧起来一样。她完全不敢抬头直视他,只是故作镇定地越过他肩头,看着校门口已经冷清的马路上一两辆路过的车。
“大概是老陶还不过瘾把他给扣了吧。”叶修大概猜到了情况,便直接把车靠墙一放,也像她一样倚在围墙边。两人之间刚好隔出一个人的距离,不过分亲昵,也不算太疏离。
明白他是要陪她一起等,沐橙除了心跳之外,还涌上了一丝歉意。她低着头,轻轻说道:“没关系的,哥哥他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你不用陪我的。”
大约是太过口是心非,她这句话说得格外没底气,根本不敢直视对面人的眼睛。
最后一丝日光被吞没,暮色中她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见那人依旧懒散的嗓音:“抢boss八点开始,那家伙不过来可有点麻烦。”
这次她笑出了声,但也只是轻轻一下,很快消散在夜色里。两人就这样一起靠在学校围墙边沉默着,默契而又尴尬。
还好这沉默并没有维持太久,那人忽然开了口,问道:“你很喜欢hello kitty?”
苏沐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今天的发卡戴的是最少女心的那个。
那人又慢悠悠地说:“我弟也挺喜欢的,还有个hello kitty的挂坠。”
家中的叶秋打了个喷嚏。一定是混蛋叶修又在损他了。
“叶秋前辈?”苏沐橙想象了下平时不苟言笑的学生会长私下满满少女心的样子,忍笑忍得脸疼。
“嗯,好像是女生送的吧,啧。”叶修若有所思。
“唔,我好像也知道了什么…”苏沐橙忽然想起来上个月班里某个女生一脸羞涩的送了个粉红的吊坠给叶秋前辈当作生日礼物,顿时绷不住了,笑得不能自已。
一片寂静中少女清脆的笑声突然响起,叶修侧过头,看见她已经笑得弯下了腰,长发遮住了侧脸,偶然露出白皙的颈部。他忽然心中一动,也不由得跟着她笑了起来。
“沐橙,怎么笑得那么开心?”苏沐秋还没有出校门就听见一阵笑声传来,十分不解地问道。这时他才看到一旁同样弯着嘴角的叶修,忽然明白了什么,喊道:“叶修你又说我坏话了是吧。沐橙别听他瞎说我们快走。”
沐橙这才抬起头,澄清道:“叶修前辈才没在说你坏话呢。”
“哦?”苏沐秋抬起眉毛,“那他还能说什么?”
叶修懒洋洋接腔:“夸你咯。夸你游戏玩的特别好,就比我差一点。”
“滚!”苏沐秋想起昨天的五连败,气着了,拉着沐橙就要走。
“诶等会我,今天晚上还得盯着抢boss呢。”叶修马上推着车跟上。
苏沐秋哀叹一声:“今天算了,还有一万字检讨呢。”
“老陶加起来罚过你的字数已经可以出书了你写过几回?还是抢boss重要。对不对沐橙?”
“呃啊…”沐橙想想发怒时面目狰狞的陶轩,不知该如何回答。
苏沐秋倒是顺着台阶就下,毫不客气地说:“这话说的没错。沐橙,上车!”
苏沐橙抱着书包坐到苏沐秋车后座上,叶修也蹬上了车。两辆车,三个人,夜色中飞驰而去,留下一地欢声笑语。
时间紧迫,三个人直接去了网吧,苏沐秋和叶修一人挑了部机子坐下,苏沐橙拎起保温盒回家做饭。她打开饭盒才发现,里面的饭菜只少了一小半,一定是哥哥没来得及吃。就是不知道只吃这么点那人会不会饿。她把剩下的饭菜放进微波炉里热了热自己吃了,又重新做了两人份的饭,放进保温盒,给网吧里奋战的两个人送过去。
今天的抢boss似乎很顺利,苏沐橙到网吧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一群人围着叶修和苏沐秋欢呼。她也被兴奋的氛围感染了,站在外围一起笑着。人群中心的叶修却突然转过头,和她的视线碰个正着。她蓦然红了脸,扭头去寻找苏沐秋的身影。这时苏沐秋也发现了她,推开人群走了过来。叶修也跟在他身后。她反常安静地垂着头,一抬头,满脸的红霞就会全部收入那人的眼中。
叶修倒是很配合地偏过头,装作根本没有发现她的不正常。她暗暗松了口气,和自己说了三遍那人一定没看见,又觉得脸上的温度下来了些,这才鼓足勇气抬起头。网吧内有些昏暗,苏沐秋只觉得她脸色有些不对,当她是吹风吹的,也没有十分在意。接过她手中的保温盒,三人一起去了休息室。苏沐橙示意她吃过了,苏沐秋就把饭分成两份,结果被叶修拨回大半,说苏沐秋刚才发挥得那水平一看就知道中午没吃饭。苏沐秋懒得和他推让,端起饭盒,说你是损我还是损对手呢,叶修嘿嘿一乐,低头扒饭。苏沐橙嘴边的微笑一直没有散去,托着腮看他们一边互损一遍吃饭。她私心里最喜欢这样的时光,自己在一旁看着他们俩一边斗嘴一边默契的一同虐对手。她只要做个跑龙套的就很满足了。
吃完饭两人觉得还没过瘾,便约去苏沐秋家接着对战。半夜苏沐橙起来喝水,发现灯还亮着,便决定干脆烧一壶水,等会给他们送过去。她摁下开关,还有些没睡醒,发愣地看着温度从二十多一路攀升。
尽管当时脑中一片空白,但是她还是记得清清楚楚,水烧到52度的时候,那个人进来的。
叶修打了一晚上游戏,有点渴,也进了厨房想找点水喝。一推开门,就看见苏沐橙散乱着头发,满眼迷蒙的盯着电水壶。听到有人进来,吓了一大跳,扭头看他的时候眼神有一丝慌乱,更多的是还没反应过来的呆滞。叶修揉了揉头发,又换了个姿势倚在门边。
水很快烧好了,苏沐橙也终于差不多清醒了过来,关上电源,倒了一杯,先递给旁边的叶修,再给自己倒了一杯。滚烫的水还在冒着白雾,她将脸凑近,热汽熏着眼睛,恰好遮住视线。
从什么时候开始,连正视他都不敢了?开始习惯了不经意的时候偷瞄他,看着他毫无知觉的侧脸心中溢满了思恋,但他一回头她又马上垂下眼帘,生怕这点小心思被看穿。明明像平常那样微笑就好的,偏偏对他,无论如何都自然不起来。
水还有些烫,叶修却毫不在意的大口喝完,把杯子放在桌上,解释般的说了句:“副本那里还等着我呢。”就匆匆走了出去。
在她听不到的地方,同样是心跳如鼓。
第二天早上,沐橙起来的时候已经七点了。走出卧室一看,两个人全都歪倒在沙发上睡的正香,不知昨晚几点才休息。她走过去推了推苏沐秋,他仍闭着眼睛,翻了个身,胳膊恰好搭在叶修身上。叶修倒是被弄醒了,只是还哼唧着不乐意起,沐橙只觉得好笑,又伸手推了他几下,他才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一瞬间四目相对。晨光中她逆光而站,叶修就这样目不转睛紧紧注视着她。沐橙愣了下,马上扭过头接着喊苏沐秋起床。叶修还歪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说了句:
“当我女朋友吧。”
他说得很轻,但是足以传入苏沐橙的耳中。她的背影瞬间僵住了,他不是在开玩笑,她很清楚,正因如此她才更加慌乱。心中渴求已久的事忽然实现反而让人觉得无比虚幻,仿佛身处梦中,生怕动作大一点梦就破碎了。
但这不是梦,真真切切的,那人恰好也喜欢她。
半晌,她缓缓回身,盯着叶修的眼睛认真说:“好啊。”
金色的晨曦笼罩了小小的出租屋,旁边苏沐秋睡得正死,时机刚好,叶修探过身,双臂伸展,给了苏沐橙一个拥抱。










纯粹满足自己愿望。

忽然在qq上和我说:“你去看看微博。”
我没明白:“啊?”
“我@你了,仅一人可见。”

那一瞬间我脸红了。
心砰砰的跳。

然后我找着了。
呵呵。
谢谢你的耽美文推荐…
我还是挺感动的…没白当朋友,虽然其中一小半我看过,但反正这两天书荒,正好存起来

没办法,从一开始就完全是我想多了嘛

心还在砰砰乱跳,稳不下来…

女票生贺

给亲爱的女票msy的生日贺文,祝女票生日快乐🎂
用的上次你提过的那个皇后x贵人的梗,算是同人吧,时间在两个人在一起后的第一个中秋
流水账,纯正流水账。写得有点赶没细修。
先上文,重点在文后的皮埃斯
———————————正文分割线—————————
“凰儿,待我考取功名便回来迎娶你。”
云雾茫茫的山顶,一个白衣书生紧紧握住青梅竹马的恋人的手,许下了一个flag,哦不,美丽的誓言。
而他对面的恋人正在想着要不要让他交点押金,我是说聘礼,什么的。当然,如此良辰美景说这个百分百会被导演喊卡的。我们的女主,夏凰逅虽然在钱以外的问题上脑子时常掉线,这会网速还是正常的。于是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古老的情话,从微张的檀口中缓缓吐出——
“满998包邮直寄长安哦亲~”
CUT!!!
凰逅也猛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但也不能全怪她,除了山顶信号不好的原因之外,对面的书生身上一直隐隐散发出一种熟悉而恶心的味道,让她想要立刻转身逃走,仿佛是…是什么来着?她脑子一片浆糊。忽然一阵风吹来,云雾散去,露出书生的真面容——
“啊——白菜成精啦!救命啊!!!”
夏凰逅转身就跑,可她忘了这是山顶,旁边是悬崖,于是她和那个同宗的孩子姓福的夏紫薇一样滚了下去。不一样的是她没有失忆,因为这个滚落的过程只用了半秒不到。接着她就听见几声遥远的呼唤,她猛地睁开眼,正对上是一张扑棱棱掉粉的大脸。四目相对,0.1秒不到,两声凄厉的尖叫响彻皇宫,但谁都没惊起——习惯了呗。
见怪不怪的秋月扔掉手里的白菜,拉开春花,用沾满白菜味的手去扶地上的皇后。皇后却不肯起来,眼泪汪汪的喊:“月月是白菜精,不要月月。要琳琳喂我肉吃才能起来!”
秋月在心底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怎么着,把林贵人喊过来让我们一众单身狗看你们秀恩爱?她转过头,深呼吸五次,默念二十遍经常发怒容易使人变老,又回过头来,带着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用最温柔的语调对皇后说:“皇后娘娘您忘了今儿个是中秋了?说好要亲手给林贵人包月饼呢?已经巳时了,再不起可就做不完了。林贵人要是知道您因为梦里和一颗白菜眉来眼去私定终身差点上演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而误了她的月饼,您可就再也别想踏进她的寝殿了。”
“对了,月饼!”皇后蹭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秋月只觉得眼前虚影一闪,皇后就已经到小厨房门口了。啧啧,爱情的力量啊,上次皇后娘娘跑的这么快应该还是入宫前被丞相老爷追着喂白菜的时候吧,秋月内心感叹道。是日秋高气爽万里乌云,第一次下厨的皇后娘娘没炸掉厨房,实在是个好日子,万事大吉。
说没炸掉厨房可是有点小看皇后娘娘了,不出一个时辰,一盘各种口味的月饼就整整齐齐的码好了。这全都归功于皇后当年在丞相府时天天吃顿顿吃白菜的日子里给自己偷偷开的小灶。这时皇后娘娘一伸手,春花马上把手伸入抹胸,掏出一个特制的模具,皇后娘娘接过,拿起一个月饼压进去,待取出来,月饼的面皮上便刻上了几个大字,居然还是篆文,可谓用尽了皇后娘娘毕生所学。秋月凑过去看了半天,奈何她大字不识一个,只得悄悄问春花,那上面写的是什么。春花想了想,说:“好像皇后娘娘说是'凰琳大法好'。”秋月嘴角一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嘴问这么一句,到底没往上刻金元宝就谢天谢地了。她还没反思完,皇后娘娘又一伸手,春花再次从抹胸里掏出一个模具。这次压出来的月饼,明晃晃的刻着一个金元宝。皇后娘娘得意地对春花秋月说:“月饼上印的都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生命的四分之三。”春花用崇拜的星星眼看着皇后娘娘,秋月扭头就走,在这个满是智障味道的宫里里一刻也不想多待,怕被传染。
月饼进了烤炉,离大功告成就不远了。皇后迫不及待的就让春花去找林贵人,被本着人道主义打算精神舍身成仁普渡众生大义凛然地离宫出走五步后又转身回来的秋月拦住了。万一皇帝突发奇想宿在林贵人宫里不就尴尬了么?于是为了长远的幸福考虑,现下皇后娘娘只能皱着一张小脸,搬了张凳子坐在小院里揪花瓣。秋月看着她萧瑟的背影有点心软,就让春花去林贵人宫里传个口信,让林贵人安慰她一下。没想到能在一起的人智商必然是相近的,春花带回来的纸条上只有龙飞凤舞的七个字:“哈哈哈想我了吧”。秋月扶额,决定再也不管这对白痴妇妇的事,把纸条扔给皇后娘娘就继续离宫出走了。皇后娘娘完全没看到身边大丫鬟铁青的脸色,狠狠亲了两口爱人的墨宝(实际是涂鸦)又让春花打听今天皇帝歇在哪去了。
秋月的第二次离宫出走有一共八步,然后迎面遇到林贵人和她那两位文能治国武能安邦的陪嫁丫鬟。林贵人一如既往高昂着下巴,脸朝天地对她说:“带我去找凰逅。”秋月不敢得罪主子的相好,正要把人请进去,早早听见动静的凰逅扔下一地残花跑了过来,光天化日之下在皇后宫门口一下扑倒林贵人,用腻得发抖的声音说:“琳琳,中秋快乐!”林贵人被压得险些喘不过气来,挣扎着说道:“凰…儿…你…又沉了…多吃点…白菜…”皇后闻之脸色一变,马上爬起,转移话题说道“今天皇上决定好要留宿哪宫了?”林贵人一翻白眼:“还能是哪,隔壁王昭仪那呗。”皇后大喜,在心底又记上一句“皇帝是个好人”,连忙拉着恋人的小手进殿。小文小武春花秋月识相地没跟进去,留她们两个在里面酱酱酿酿,享受难得的温存。
夜色很快降临,石头剪刀布输了的秋月负责敲门喊正浓情蜜意的两个人吃晚饭。在身后三个商量好的心机婊的殷切目光注视下,秋月硬着头皮强行打开寝殿的门,马上捂住眼睛,念叨着“我什么也没看见。”还好她并没有打搅什么好事,除了林贵人已经做到了皇后腿上和她微肿的嘴唇外房间里完全没有异样。林贵人哼了一声站起来,皇后紧跟着站起,手一刻不离林贵人的小蛮腰,两个人搂搂抱抱的走了出来,秋月还在寝殿门口捂着眼睛。
院中新设的小案上新烤的月饼金黄松软,林贵人拿来的桂花酿香甜醉人,皇后搂着林贵人坐在塌上,自己吃一口,喂林贵人一口。到了莲蓉馅的时候林贵人皱眉了,说什么也不肯张嘴,皇后状似遗憾的把月饼放入自己口中,趁林贵人红唇微启想喝一口桂花酿的时候猛地亲上去。绵甜的莲蓉馅在口舌间纠缠数个来回,林贵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轻喘被压抑在唇舌间,身子越发的软了下来,全靠皇后拦腰抱着手臂支撑。良久,吻毕,唇分,林贵人已是满面红霞,目光迷离。月色正好,美景衬美人,皇后眸光一闪,拦腰抱起半醉的林贵人就向寝殿走去。此后自是莺啼娇蕊春意浓,辣眼也。
——————正文完—————————
PS.之所以赶出这篇贺文,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上周就订了礼物,没想到至今未送达,只能搜肠刮肚写了这么一篇出来。礼物只能等到货了再送你了【土下座】
又一个PS.小学生文笔,而且第一次试轻松文风,写成什么样我也心中有数【捂脸】差不多看看吧